追蹤
虛構的抒情筆記
關於部落格
總在旅行結束後,旅行才開始。

總在故事結束後,故事才開始。

EMAIL:proustborges@hotmail.com
  • 171842

    累積人氣

  • 12

    今日人氣

    2

    追蹤人氣

人生,再次出走

 年3月為了能否完成《旅行台灣的25個驚喜》,進度受到無預警的喊停,夜晚10點,在嘉義梅山聽到這個輾轉傳來的消息,面對辛苦工作的團隊夥伴青芃與阿賢,甚至是熱情指引的若蘭山莊莊主,內心是憤怒、茫然與徬徨。

不知該如何面對明天。

山中一夜雨。感覺並不浪漫,整夜擔心隔天沒有太陽,影響拍攝進度,又想到這本刊物的未來,有如山中大霧般迷離,進退維谷。

我翻閱著順手帶來、褚威格寫的《感謝蒙田》,意外得到慰藉與平撫。「為了能真正讀懂蒙田,人不可以太年輕,不可以沒有閱歷,不可以沒有種種失望。」

如果理念無法得到認同,如果溝通沒有效果,也只能盡力而為。

只是說服自己的過程中,內心是淌淚、撕裂,我在竹坑溪步道中行走,看著山谷的落葉在濃霧中緩緩飄落,聽著瀑布聲而晃神,大地靜寂,腦海卻不斷浮現「對不起」三個字。

這不是為了個人的成就,而是一年的努力就要付諸流水,對不起團隊,對不起讀者,也對不起堅守理念與熱情的319鄉各地築夢的無名英雄,因為他們更需要媒體的鼓勵與肯定,需要觀光經濟的支持。

我想起了志業。以前在大學跟研究所讀書時,總會被社會學大師韋伯(Max Weber)的一句話打動:「政治做為一種志業。」

這句話應該是對目前被閹割的政治最大的提醒。

不只是政治做為一種志業,許多專業更需要當成志業去實踐。

志業與專業

職業不是志業,志業是一種直到生死相許的召喚(calling)。志業是專業的靈魂,志業是歷經種種挫折、失望累積的量能,再結合專業一點一滴打造的成果。

志業也許已經跟生命緊密結合。「世上最了不起的事,是一個人明白自己是怎樣一個人。」這是褚威格在蒙田著作中,發現最言簡意賅的一句話。

我在這幾年轉換職場,也是如此找尋自己,志業該如何跟專業結合,如何從專業中找到自己的志業。

志業給我努力不懈的方向,專業給我不斷吸收能量與創造新視野的動力。

因為這本《感謝蒙田》,讓我體認何為志業?否則不會有這麼大的撕裂,考慮這麼多的「對不起」,然而志業也讓我更泰然處之,選擇坦然面對挫折,但努力爭取空間,直到絕望的最後一刻。

即使絕望,也坦然接受。失望也可能創造希望。

經過幾番抗議、陳述理念,依然溝通無效。

仔細思考之後,坦然提出辭呈。沒有怨懟,也許有遺憾,遺憾總能成為重新出發的動力。

韋伯說:「我責無旁貸,這就是我的立場。」這是志業的倫理,也是個人的堅持。

當時我在辭呈結尾寫著:「這兩年的工作,要謝謝發行人的支持與包容,讓我有很大的發揮空間,學到很多,也實踐很多,希望創造更多。未來,我會用這兩年累積的熱情跟理想,繼續大步向前。」

這個事件後來意外且幸運出現傳折。跟我的辭呈不一定有直接相關,但能順利繼續採訪,完成了旅行台灣專刊。

折返與出走

理想完成,也到了該告一個段落的時刻。不離開既有環境,很難有空間去咀嚼與實踐何為志業這個大哉問。

當時在採訪的最後一站馬祖北竿的芹壁村,離去的當天,一大清早,不貪戀海潮聲整夜的溫存,我繞著海岸線跟山路慢跑,望著蜿蜒起伏的山路,以及遠方層疊的海潮與小島,腦中除了想起村上春樹的那本談跑步的書,也告訴自己,該是停下來的時候了。

記得十六世紀的哲人摩爾說過:「懂得何時折返,就是最會旅行的人。」我在馬祖折返,也在天下折返。

我不太會旅行,也不是很愛旅行,喜歡窩在家裏跟太太、女兒相處。但是我愛不同視野的撞擊,讓我反思,也能時時刻刻找到創意跟前進的動力。

卸下編務,轉換創意總監的工作。但是我無時無刻不想著自己的初衷,當初從時尚雜誌回到天下雜誌,就是要做出讓人耳目一新的刊物,重新認識台灣,更重要的是改變台灣。

只是寫文章,引發共鳴,改變的力量有限。兩年下來,做完兩本刊物,只有文字跟影像的力量還不夠,外界的演講邀約不斷,口語傳播的感染力會更強。在無數次演講現場的笑聲中,我看到了許多動容的眼光,也牽動著我。

自己也發現,其實說的比寫的好聽,透過演講與直接溝通,更多的想法、理念,讓文章空白處的故事更動人。

改變與夢想

如果能直接參與改變呢?如果透過更具體的影響,改變台灣的生活風格,改變大家看事情的角度,這是我更想突破的地方。

累積兩年的想法,除了透過演講跟評審、顧問工作,文字出身的我,還有更多作品想完成,要從不起眼之處,去衝破、去影響、去創造更多美好的驚喜。

只有美好才能創造更多美好,只有美好才能讓自己的生命更豐厚。

菁英式的謾罵與不滿,只是更犬儒,更疏離,不能帶來正面的改變,自己的模樣也更像戴著面具的遊魂。華麗,卻不美麗。物質的奢華,精神的貧窮。

美好,其實是一面鏡子,一面投射內心的鏡子。美好的產生,來自新視野的詮釋與創造,用更多想像去醞釀,找出更多資源整合的挹注。

這些可能的改變,需要跨界,需要合作,更需要沈澱。

創意就像安藤忠雄堅持的都市游擊隊精神,用游擊、不受既有限制的方式,創造更多可能性。

每次演講時,提到創意從何而來?我總是舉賴聲川的定義:「創意是跨越界線的能力,智慧是看到更多可能性的能力。」

於是,我選擇離開,依循內心的聲音,透過跨界、透過探索更多可能性去實現初衷。

脫離了傳統的固定工作,游擊隊身份的我,真正的正職,是用一年的時間,完成一本改變(或突破)台灣生活風格的書。

我從安藤忠雄的自傳看到激勵,也重新省思我的初衷。只有相信自己能夠去創造,只有靠著頑強的意志力,才能在不確定的未來,找到大步向前的方向。

我告別了天下雜誌的319鄉(巧的是,未來319鄉也會縮減,連25縣市也會改變),準備開創另一個美好台灣的方向。

我在目前的陰影中,看到未來燦爛的光芒。

一種召喚的光芒。

引誘我大步向前。



圖為澎湖二崁聚落的天空與建築

相簿設定
標籤設定
相簿狀態