追蹤
虛構的抒情筆記
關於部落格
總在旅行結束後,旅行才開始。

總在故事結束後,故事才開始。

EMAIL:proustborges@hotmail.com
  • 171842

    累積人氣

  • 12

    今日人氣

    2

    追蹤人氣

花生豆腐的滋味

這個住在台北的新兵放假後沒按時歸營,兩個班長在台北找了一整週沒發現下落,營長派我北上協尋。


出發前,學長警告我,你最好不要找到他,找到他還要把他從台北帶回來,風險非常高,寧願不要冒這個風險。我心想,我哪這麼神找得到他,就當作回台北放個假,盡一下人事就好。


我在一天之內找到他離異的父母、妹妹與女友了解行蹤。父親是停車場管理員,很少往來, 他跟母親最親,母親則在酒店當清潔工。我在媽媽居住的狹窄套房,以及昏暗燈光下,從疲憊枯澀的聲音中,我感受到這個外表清秀斯文、打籃球身手矯捷的二十歲大男孩,缺乏自信、總是逃避一切的不安內心。


原本以為沒事了,我可以放假,跟女友聚聚。沒想到隔天就接到逃兵女友的電話,說他們要約在國父紀念館碰面,我當下沒多想,通知班長前往埋伏,我也趕緊收拾行李,趕往國父紀念館。


我們埋伏在國父紀念館側門,多疑的他一直往人潮裡鑽,我們一路跟蹤,終於在忠孝東路統領百貨包抄堵住他。


我上前一把扣住他的脖子,班長分別抓住他的手。逃兵看到我,愣了一會,嘆口氣,說:「排長,我跟你走」。我們順利平和地將他帶走。


我在南下的統聯號車上開導他,因為還未發離營通報通知憲兵單位,而是由部隊找回,不算通緝,不會受軍法審判,只是關禁閉一週,我承諾會長期輔導他來適應部隊生活。


他用無助的眼神點點頭,說願意相信我,請我一定要幫助他。我答應他,也放心了,要他好好休息。到了台中中清休息站,他希望能和母親聯繫,我同意,讓疲憊沉睡的班長留在車上,我和他下車打公共電話。


他流著淚拿著話筒說母親想要謝謝我,我接過電話,他退後幾步,說:「排長,對不起。」我正猶疑他的舉動,又要跟他母親講話,稍一沒留神,他趁機轉身拔腿就跑。我摔下電話,一路追趕,但始終差一大段距離,最後看到他在交流道攔下計程車後迅速消失無蹤。


我走回休息站時心裡一路罵他笨,因為這一跑,就沒人幫得了他,被逮到就是判刑送到軍事監獄,我罵自己笨,竟然相信這個已有幾次逃兵前科的傢伙。


早上回到部隊,被長官罵到臭頭,原本阿兵哥們認為這個預官排長真神,才去兩天就把逃兵帶回來,沒想到是個烏龍。我兩夜沒睡,腫著雙眼四處聯絡打聽消息,家長甚至責怪我,要部隊負責,我一度壓力過大而落淚。


這個打擊讓我對人性失去信心。心情低落的我關在寢室裡,聽到敲門聲,一個跟我蠻談得來的新兵剛收假,聽說我的事情,帶了家鄉特產來打打氣。我打開盒子,看到一塊平凡的豆腐,愣了一下,新兵說這不是普通豆腐,而是內埔客家人用花生跟米做的花生豆腐。


沒食欲的我好奇吃了一口,很有彈性,不像一般豆腐軟塌易碎,淡淡花生香還帶點奶香,口感細緻扎實有彈性,很像奶酪。他還建議我淋上醬油膏試試看,鹹鹹甜甜反而讓滋味更奇特。


花生豆腐的滋味,以及阿兵哥的熱誠,我當下的低落心情突然釋懷,我笑了,眼前這位神情還很生嫩的菜鳥,也靦腆笑了。


我記得那是個炎熱的夏日午後。

兩個月之後,逃兵在打工的自助餐廳被憲兵逮捕,違反軍法判刑一年,在南部軍事監獄服刑。


我當時聽到這個消息,只有難過兩字可以形容,我知道我保護不了他,就算他這次跟我回來了,下一次他還是會逃走。


年輕的他,選擇最輕的方式面對自己。現在他也有三十多歲了,成熟了嗎?不知道他過的如何?


如果有機會見面,我想請他吃花生豆腐,想跟他說最沈重的負擔,也有最甜美的滋味。


夏天不就是這麼美好嗎!



註:這是我書稿的原稿前頭一部分,但因為文章太迂迴,被編輯大人建議刪除。我想想這可以在修改成一篇獨立文章,做個紀念。就放上來了


相簿設定
標籤設定
相簿狀態