追蹤
虛構的抒情筆記
關於部落格
總在旅行結束後,旅行才開始。

總在故事結束後,故事才開始。

EMAIL:proustborges@hotmail.com
  • 171842

    累積人氣

  • 12

    今日人氣

    2

    追蹤人氣

通俗是專業,更是志業

這堂課我刻意講很慢,因為對象層次更複雜、更紛歧,有做鹹水鴨、玻璃、米粉、導遊、冬瓜茶、農會的學員,大家都很認真做筆記,尤其看前座的三川米粉少東抄滿許多內容,許多學員認真看著我、或是凝神思索,我也很感動,表示有打到學員心坎裡。


大家其實都不認識我,但是如果帶著豐富的收穫、重新思考自己的定位與價值,種下一顆改變的種子,都是個緣份。


大概是這種感動,讓我願意跑來跑去到處妖言惑眾(這句話之前被拿來形容游智維),或是煽風點火。


通俗是個專業,目的是打動與行動,透過理解、共鳴,重新思考、重新想像,再發現自我與再發現世界。

許多學員大概一輩子都不知道誰是杜拉克?但是我認為我的演講、透過杜拉克方式單刀直入、回到很本質的提問,會讓他們認識杜拉克,認識杜拉克的提問:「企業的目的」、「企業的功能」,用這個提問來思索自己的狀況。


杜拉克長期不被學術界認可、接納,因為他太接近市場、太接近企業,文章太通俗,沒學術語言,但,杜拉克卻被喻為是偉大的管理學者。


因為他發揮非常強大的影響力,改變企業,也改變世界。


在他身上體現通俗的專業與志業。


坎伯也是另個例子。神話學大師坎伯從學者被歸類到「通俗作家」,在於他曾與一個朋友合寫文章,沒想到被朋友從頭到尾的批評,說他寫的東西都顛倒,應該是開頭,卻寫在最後,每一段每一句都如此。

 


坎伯受到衝擊,認真思索後發現,他接受的是學者訓練,設定對象都是學者,學者寫東西的特色就是東引西引,說這個人說過什麼,那個人說過什麼,但被引用過的意見,都用簡簡單單一兩句話加以推翻,但通常學者最後會說,要獲得定論多麼困難,坎伯一針見血的指出,看完整本書,作者真正說過的話,加起來只有一丁點。


朋友告訴坎伯,寫文章你就是權威,一開始要告訴讀者,你是怎麼想的,接下來闡明你的想法,他們才有方向感,不會昏頭轉向。此後坎伯就以此為方向,但學術光環失色,歸為通俗作家。


學術往往讓人望而生畏,旁徵博引,不主動講出主張與見解,千迴百折,學者對一般業者、學員演講,往往將他們當成學生,而非顧客。


但業者最務實、最需要一針見血的提醒,學習目的是馬上應用、馬上有所改變。業者還算有見識,如果是一般普通人,要讓他們快速理解、願意靜下心來聽,抄筆記,引發改變與反思的動機,更難啊!


其實老生常談的教學相長是真的,如何讓複雜的內容,用精簡的文字、圖像,加上說故事、論證交替的方式,要讓人能夠理解、消化、吸收,我得花功夫先去理解、同理要聽講學員的背景、需求、問題,才能在舉例子時讓他們能理解、同理,連結到自身的狀況、處境。

準備的過程、演講的過程、問答的過程,對我都是挑戰與學習,越簡單明瞭,像卡夫卡所說:「一本好書,就是一把鑿開冰海的破冰斧」一樣,演講像破冰斧、像飛刀,一刀切入核心,打破慣性思維,重組、找到思考新角度。


 就像我喜歡當顧問,這是非常激烈的腦力激盪,一個問題丟來,怎麼從經驗、記憶庫中找到連結的新角度,提出正向回饋與解答,都是挑戰與學習,每個問題都像飛刀刺激我思考,怎麼簡單明瞭說出我的看法與見解,甚至行動方案,或是一個概念,讓人可以聯想、刺激進一步思考的概念。


演講、寫書、寫文章、當顧問的種種磨鍊、讓我越磨越利、越通俗,通俗是個專業,而且是動人的專業與志業,讓我找到價值與意義,也讓我的顧客們找到他們的價值與意義。


我很開心自己的名片大量留白,除了名字,還有故事人與創意人的頭銜,這是帶不走的頭銜,也是永遠的專業與志業。

相簿設定
標籤設定
相簿狀態