追蹤
虛構的抒情筆記
關於部落格
總在旅行結束後,旅行才開始。

總在故事結束後,故事才開始。

EMAIL:proustborges@hotmail.com
  • 171842

    累積人氣

  • 12

    今日人氣

    2

    追蹤人氣

魔豆的可能


壯遊的價值與意義,郁永河這個人五十多歲還敢跑來台灣,這個曾陷入「棄台與留台」大辯論的島嶼,康熙大部分的大臣主張「去之可也」,只有少數像施琅強烈認為是「肥饒之區,險阻之域」。

 


我好奇郁永河的動機以及他的歷險,細膩觀察與文思,以及他的「人味」,夢想與熱情。

 


我想傳達壯遊的夢想能量、對生活的感受力,以及文思的格局與價值。

 


只是第一場面對台北優秀的高中語文資優班,我發現我預期太高,因為許多年輕的孩子,一進來就準備睡覺,表情木然,當然也有不少掛著笑臉、隨著我的故事起伏而發亮的眼神。

 


我講了虱目魚的故事(因為台江內海與鹿耳門的變遷,用虱目魚來提振學生精神),後來問同學們,有吃過虱目魚嗎?沒人吃過!

 


我發現生活貧乏是台北市高中生的問題,這是缺乏想像力的徵兆啊!

 


但是沒人問問題,唯二問我的問題(另個問題是一個女學生想知道我的旅人的食材曆是寫什麼,我還蠻開心的)是「你為什麼願意來這裡演講?」

 


我用一個故事來回答。關於楊照講的故事,這也是當初我答應國家圖書館的理由。楊照不願意去對一群被強迫來聽講的學生演講,因為誰願意被強迫?他後來經常拒絕這種邀約,一位老師告訴他,演講還是得舉辦,但學生平常很少接觸不同的聲音與內容,但如果他不來,學校還是得去邀請平常就常演講,又會講同樣的、類似的內容的人。楊照回問,他講的內容學生不一定聽的進去,老師說,至少還會一些人聽進去了....

 


一位學生說他預期要聽到史地的知識,所以很失望,我說史地聽你的老師講就好了。但這個瘦小的女生突然跟我行童子軍的舉手禮,卻說不出原因為什麼要敬禮。

 


後來悄聲的問我,壯遊一定要很了不起、有危機才是壯遊嗎?我說幾個小女生一起搭火車去沒去過的地方也是壯遊啊!主要是你的視野有沒有被打開。

 

但是我問這群語文資優班的學生,聽完演講,會去看裨海紀遊的舉手(他們課本沒有列入這本書的文章)?

 


沒有!一個都沒有!

 


我徬徨。一直在徬徨如何面對一群不是自願來聽演講的高中生,我還是陷入楊照當時的想法,我也不喜歡這種強迫式、關在一個地方的聽講。甚至,我懷疑,學生們根本沒想過「夢想」,當然了,我高中時混的誇張,連夢想也沒聽過,一直到大二上學期,因為兩個老師的課,知識社會學(顧忠華)與族群關係(王甫昌),我才開啟一扇窗。

 


後來的一些非台北市的高中邀約,我是遲疑的,甚至不想再講這個主題了。

 


暨南大學的吳若予(Joe)老師提到暨大附中是原來的埔里高中,南投子弟念高中,善良、害羞,更不敢問問題,我內心被觸動,又再去看楊照講的故事,把自己想成窗戶,如何讓學生看到不同的人生光景,如果真的有幾個孩子,剛好願意打開眼睛,也許會看到沒看過的繁花雜樹....

 


不知道為什麼,我開始哭泣,我在想,這不是我一直堅持的價值跟使命嗎,為什麼我一直在懷疑與徬徨?

 


如果我能讓木然的眼睛多少張開一下,發亮一下,也許就埋下一顆種子,或是像我朋友的小潘說,「魔豆」。

 


我想像,也許南投的小孩更少接觸不同的聲音,我更有責任去講。

 


在台北市優秀的高中生,比外縣市的孩子們更有資源與優勢,我更有責任去其他地方開窗。

 


我想,得讓演講內容修改的更簡單,或是說我把故事講的更戲劇化,還有要求老師事先得宣導這本書,不要讓學生茫然而來。

 


我對一位高雄的國文老師的邀約,回信寫著,這是一個詮釋的年代,也是說故事的年代,我不會如實談裨海紀遊,我要透過新的角度來詮釋,說一個動人的故事,是我想從郁永河身上傳達的理念。

 


也許類似賽德克巴萊,不只還原現場,也創造未來。有想像力的未來,有情感情緒的未來。

 


三百年前有顆魔豆,寫下一本不朽的書,我希望,未來也許有更多魔豆,伸出窗外,創造不同的人生風景。

相簿設定
標籤設定
相簿狀態