虛構的抒情筆記

關於部落格
總在旅行結束後,旅行才開始。

總在故事結束後,故事才開始。

EMAIL:proustborges@hotmail.com
  • 168433

    累積人氣

  • 3

    今日人氣

    0

    訂閱人氣

從失意城鄉到創意城鄉 ~《故事與故鄉:創意城鄉的十二個原型》(遠流出版)推薦序

 為一個寫作者、在城鄉各地穿梭的演講者與旅行設計者,我著迷小鄉小鎮的時間、空間與人間的故事魅力。

 

這是一種讓人情感附著的真實感。每當我在台東縱谷進行田野調查、導覽小旅行或是演講,回到台北,搭捷運時,洶湧的人潮讓我頓時適應不良,有一種緊張壓迫感。我當下在臉書上寫著:「台北看到的,都是高跟鞋。台東看到的,都是拖鞋。台北最常見的是高樓,台東是高山。台北人比植物多,台東稻子比人多。台北談生存,台東談生活。台北的世界好大好大,台東世界好小好小,小到讓人想擁抱,讓人想野放。」

 

同樣的情緒也在日本發生。我去日本新潟參加「越後妻有」區域的大地藝術季, 這個出產好米好酒的雪國,春夏是被滿山遍野的美麗梯田包圍著,七百公里的面積,大地各個角落都有策劃的建築與藝術品,讓旅人踏查參觀。

 

回程到東京的傍晚,我們碰到強大的衝擊。東京人潮多,地鐵電扶梯速度快,人刷卡進站速度更快,刷卡聲「嘟嘟嘟」如魔音穿腦般接連不停,地鐵擠滿人,空間嚴重被壓縮,快都不能呼吸了。

 

如果習慣城市生活的人,會痲痹的習以為常,但是從一個廣袤遼闊的環境來到高樓林立的大都會,會覺得進入一個機械化國度,時空都平面化了,失去立體的深度。

 

當然鄉間美好生活的印象也只是片面。以日本新潟為例,儘管是日本最貴最好的米鄉,仍然遇到少子化、人口老化、城鄉差距的問題,因為人口流失,區域進行大合併,許多鄉鎮都消失了,連故事、自信與存在感也消失了,老人自殺的事件層出不窮。

 

為了找回銀髮長者的笑容,日本一群藝術工作者十多年前開始籌劃三年一次的大地藝術季,藉由藝術家的介入、互動,透過農村裝置藝術來吸引觀光人潮,逐步找回自信。

 

另外,許多日本都市青年找不到自己與土地的關係,生活形同失根,他們也期待找到另一種選擇與生活態度,城市人尋找生命出路的渴望,也成為大地藝術季的動力。

 

日本年輕人、甚至是國外藝術工作者大量投入大地藝術季,希望創造城市人的心靈故鄉,創造彼此的情感連結,找到存在感與意義。

 

情感連結,是創意城鄉的源頭與終點。這本《創意城鄉的十二個原型》提到,現代社會的各種問題在於缺乏生存意義:「這全是故事的問題。我們現在就有麻煩了,因為沒有好聽的故事。我們處在故事與故事之間的空白期,舊的故事敘述這個世界怎麼形成,我們如何融入這個世界,都已經不再合乎時宜,然而我們還沒有聽到新的故事。」

 

全球化時代的故事在哪裡?在模樣越來越千篇一律的城市競爭力之中?還是在觸動我們內心深處、曾經擁有的美好想像?

 

不只是沒落的鄉鎮失意,連城市都失意了,生活品質下降、就業問題、老年問題......

我們得換個角度與視野去想像與實踐,從看得見的城市到看不見的城市,從看不見的地方到看得見的地方。

 

沒有城市是完美無暇的,我們只能從想像與經驗中,去找尋、建構一個看不見的美好城市,《創意城鄉的十二個原型》強調,一個真正以人為本的創意城市,文化不應該只是吸引消費、刺激經濟成長的工具,相反地,我們應該更重視文化與人文本身的意義,建立一個屬於自己特有、值得認同、尊重與努力追求的文化價值,這才是我們追求經濟發展的目的。

 

因此,創意城市的議題,如果只狹隘從經濟產值去計算與衡量,就是一個失去個性、同質化的城市,得改以從在地生活文化與價值認同著手,來分析不同文化中主要特質,進一步地掌握不同區域的獨特性。

 

城市不能遺世獨立,創意活水來自周圍鄉鎮的支持。從勞動、消費、食物供應、休閒生活、歷史文化,都來自周圍的鄉鎮,更重要的是,城市人對於在地具有主觀和情感上依附的「地方感」。

 

地方鄉鎮,像是一個沈靜的母親,默默守候家園。

 

當我們重新思考全球化與工業化帶來的環境問題、與文化單一化的危機,原本看不見的地方,更需要被看見。

 

我經常在城鄉各地演講、開工作坊,討論在地業者、社區工作者的定位,協助提升說故事能力、品牌行銷與創意能量,以及可能的商業模式。

 

只要一點點創新思維、深度的故事挖掘,就能呈現在地特色與自信,還能協助青年返鄉創業,活化在地經濟,提升內涵與品質。

 

但是投入的人實在太少了,大家都擠在城市裡頭,各自的天賦與才能都被掩蓋,商學院的師生討論的企業個案,不是國外知名企業,就是國內大企業,更需要花時間討論與關注創意城鄉的故事。

 

知識份子要思考的不只是生存問題,還有提升生活品質、促進社會信任的問題,透過城鄉的共生共榮,才能在全球化時代找到自己的出路。

 

在文創高舉時代大旗的時候,我們需要仔細思量,文創究竟是表面口號,還是追求自我認識與認同?創意城鄉用人類學大師Claude Levi-Strauss來提醒:「我們現在正受著一種可預見的情勢的威脅:我們變得只是一群消費者,能夠消費全世界任何地點、任何一個文化所生產出來的任何東西,而失去了一切的原創性。」

 

原創的力量來自生活,來自歷史文化、更來自土地,城市的土地已經是水泥與柏油,鄉鎮的土地卻是富饒肥沃,只是不再仔細耕耘翻土,就將成荒原。

 

《創意城鄉的十二個原型》舉了很多各國的案例,也談到台灣城鄉的故事,值得仔細參考,但是我更期待有更多台灣的個案、更多不只是城市,還有鄉鎮區域的故事被發掘,更多創新模式被實踐。

 

只有在地化,根扎得深,知道我們是誰,要去哪裡?我們要對世界說什麼故事,才有信心面對全球化。

相簿設定
標籤設定
相簿狀態