虛構的抒情筆記

關於部落格
總在旅行結束後,旅行才開始。

總在故事結束後,故事才開始。

EMAIL:proustborges@hotmail.com
  • 168433

    累積人氣

  • 3

    今日人氣

    0

    訂閱人氣

甲仙的漾廚房~高鐵雜誌2013.7月號完整版

我笑笑,邊走邊拍。早餐街也不過是一條不到五十公尺的街道,兩旁有各式早點,麵包土司漢堡之外,還有賣肉圓與麵線糊的小店,對面有一個老夫婦掌廚的小店,賣的東西可不少,自助餐、滷肉雞絲飯、虱目魚肚湯、海產粥,炒麵與炒米粉。

 

小店有三十多年了,清晨五點半就開店,一直忙到中午。擺了四張桌子的店面,牆上貼滿各種錄影帶海報,電視機的新聞台不斷傳來主播急促誇張的聲音,可能是這條街上最響亮的人聲。

 

我點了海產粥與滷肉飯,阿婆將蝦仁、蚵仔、虱目魚片與飯放入碗公,用大勺淋上熱湯,霎時熱氣瀰漫,視覺飽滿豐富,端上一碗滷肉雞絲飯,肥嫩滷肉與細緻雞絲也很入味。

 

我邊吃早餐邊看著這對忙碌的老夫婦,阿婆忙著客人外帶的自助餐或海鮮粥,阿公在一旁處理炒米粉跟炒麵。阿婆說,等到過陣子七月竹筍盛產時,他們得關店三個月上山採當令的麻竹筍,還得將筍子醃漬保存。

 

「生意怎麼辦?」

 

「我們是做山的,做習慣了。」

 

我走到對面的肉圓攤,老闆說賣完了,明日請早。

 

奇怪,明明沒看到什麼人啊?怎麼還不到八點就收攤了。

 

台灣各地偏遠的鄉鎮,很少像甲仙一樣有一條十多家店面的早餐街,但甲仙市場人潮又很稀落,場景十分矛盾奇特。

 

風災之前,甲仙是通往六龜的寶來溫泉、那瑪夏採水蜜桃的交通要道,觀光客會在此地歇腳用餐、買芋頭酥、吃芋冰,現在南橫交通中斷,生意不到以前的三成,有能力離開的甲仙人,都已經離開了。

 

甲仙雖以芋頭聞名,但九成以上都是山坡地,並不適合種芋頭,甲仙的芋頭,早年是新竹、苗栗的客家人來此開墾,提煉樟腦,為了增加食材,從家鄉帶芋頭來種植。

 

風災之後,芋頭更少,芋頭酥的芋頭原料不少都來自台中大甲,甲仙芋頭的盛名,掩蓋了甲仙其實以梅子、竹筍為主的特色。

 

在地朋友阿忠說,種梅子與筍的做山農人一大早就得出門工作,沒時間準備早餐,都是到早餐店外帶,也把小孩載到店裡吃餐,甲仙國小就在附近,孩子們自己再走到學校上課。

 

這種生活特色與需求,讓甲仙鎮上聚集了許多早餐店,即使八八風災過後,很少外地客,生意也一落千丈,修復道路的工程人員也習慣來此用早餐,尚能維持早餐街的特色。

 

我到附近繞了一下,看到一個沒有招牌的麵店,裡頭坐滿人,覺得此店必有特色,不顧已經吃飽了,仍進去探究竟。

 

沒想到只剩門口一張小桌,其他都坐滿了,店面雖小,但頗乾淨,裡面有在地人,也有許多來自鄰近那瑪夏鄉、黝黑的布農族人。

 

我坐在門口,點了麻醬麵與餛飩湯,剛好可以看操越南口音的老板娘俐落抓麵、煮麵,工作枱上有三個圓桶,好奇地瞧瞧,各裝了豬油、麻醬與滷肉。

 

老板娘將煮熟的麵依序淋上豬油、麻醬與滷肉,滿滿一大碗放在我面前,我把醬料拌勻,大口吃麵,豬油又膩又香,很有古早味,麻醬也帶著濃濃的花生香,接著餛飩湯上桌,湯裡浮著八顆胖圓的餛飩,甲仙的早餐都是份量豪邁的驚人。

 

店裡人來人往,也有不少人騎車來外帶,我問在地朋友這個店為什麼沒名字?生意怎麼這麼好?

 

這個店大家都用閩南語稱「台哥麵店」,因為都淋上豬油,做山的人吃了有飽足感,加上生意好,第一代的老板娘忙到無法清理,筷套、衛生紙都掉滿地,桌子也油膩膩的,才被稱為「台哥」。

 

但是大家還是愛吃,「 伊的麵就是油,」第一代老板娘叫阿好姨,雖然生意忙,大家點菜,她都說好好好,更厲害的是不會忘記誰點什麼,就被稱阿好姨。

 

她的麵不只是在地人愛吃,更是外出的甲仙遊子的鄉愁,每次回鄉必來這裡吃麵。

 

我沒遇到阿好姨,但遇到兒子與越南媳婦,店面也算乾淨,不再「台哥」,媳婦說婆婆退休了,仍然每天買菜,因為材料新鮮,東西才好吃。

 

風災吹走了人潮,留下的,除了老人,還剩一群像朋友阿忠一樣堅守家園的中年人,另外還有不少嫁來此地的外籍新娘。

 

離開早餐街、也遠離鎮上人潮較多的觀光區,我走到一處有大樹的角落,這裡是商圈旅遊服務站,爬上二樓,牆上看到幾張字跡潦草、國字與注音交雜的卡片,其中一張寫著:「我希望姐妹多一點參與,大家努力、認真團結~美玉」,另一張寫著:「我希望每個禮拜跟姐妹討論事情,每個月能聚餐,一起上課、一起聊心事很高興~文香」。

 

我想起第一次見到美玉的時候,是我去甲仙關山社區演講,她擔任社區營造總幹事,熱情招呼我吃在地風味餐,後來才知道國台語流利的她,遠從柬埔寨嫁來這個只有老人、婦女與小孩的社區,主動出來協助關懷老人,挖掘在地故事。

 

當時美玉提到,她姊姊美芳在鎮上的美髮院工作,另個好姐妹文香除了種芭樂,還很會做柬埔寨料理,當時我就約這三位柬埔寨媽媽聊聊天。

 

這些柬埔寨姐妹、加上幾位印尼、菲律賓的外籍配偶,平常會聚在一起唱歌表演。來台灣十多年,平常都是做台菜給家人吃的文香,淡淡說出她的夢想,因為沒有一個可以和南洋姐妹們煮菜、聊天的場地,她希望有個共同廚房,讓自己的孩子嚐到媽媽的家鄉味,還能分享給更多人。

 

文香的夢想,是許多外籍媽媽的心聲,許多新台灣之子,不太承認自己的母親是外國人,也不會母語,甚至沒有嘗過母親的家鄉手藝。也許家鄉料理可以將鄉愁與親情相連結,這是南洋媽媽們說不出口的盼望。

 

我問文香,以前在金邊的家鄉就會做菜嗎?文香說以前當小姐時不會料理,嫁來甲仙之後,因為思念家鄉與媽媽的手藝,嘗試了幾次,竟能做出一桌料理。

 

我與在地朋友、曾做過商圈理事長、希望為家鄉做更多事情的阿忠商量,能不能為這些南洋媽媽找到一個廚房,幫她們完成夢想。幾個月後,阿忠告訴我,他把荒置已久、已有五十多年歷史的老家三合院,改建成一個廚房,可以讓南洋姐妹使用,也在院子裡用餐。

 

我開心極了,這次來甲仙,就是為了一飽口福,也想支持阿忠與南洋媽媽的廚房。

 

下午走進早餐街巷子裡、拐個彎到了阿忠為南洋媽媽取名的「漾廚房」(「漾麥」是柬埔寨吃飯的音譯,取名漾也有隨波盪漾、漂洋過海的意思),文香跟美芳正在小小的廚房空間忙碌著。

 

文香忙著拍蒜頭、洗菜,美芳包生春捲,先將玉米粉、小麥粉與樹薯粉為原料的春捲皮用水沾溼,讓乾硬的春捲皮變軟,再將米線、豆芽、青菜、九層塔、黃瓜放入春捲皮上,仔細對折包好,就成素春捲,如果加入燙熟放涼的三層肉,就是葷春捲。

 

我看到一罐透明醬料,這是文香的秘密武器,用蒜頭、香茅、糖與檸檬自製的魚露,魚露加上花生粉、紅蘿蔔,就是沾春捲、增添滋味的最佳配角。

 

沒多久,天色漸漸暗下來,文香已經將一道道南洋料理端上桌,除了春捲、炸春捲,還有薑黃雞、打拋菜豆、芥菜蠔油雞絲、蠔油番茄醃雞、酸魚湯、涼拌雞絲冬粉、涼拌牛肉、咖喱雞、炸法國麵包與蜜排骨等十多樣料理。

 

我們一群人就在月光下,吹著晚風,吃起南洋媽媽的手藝。傳統柬埔寨的料理味道又酸又重,文香微調一些味道,比較符合台灣人的口味。

 

春捲的口感很扎實,沾上魚露滋味更豐富,塗上肉末、再烤過的法國麵包也很有特色,咖喱雞香香甜甜油油的,吃下肚非常暖胃。

 

這是非常絕妙的經驗,在高雄甲仙、一個由平埔族、客家人、閩南人組成的小鎮,因為新移民的加入,這群外籍新娘學習台灣的語言,學寫字,撐起地方重擔,照顧老人小孩、種田、賣菜,做各種工作,我竟吃到充滿鄉愁味的媽媽料理,充滿新生的力量。

 

文香的女兒也在一旁夾菜吃,我問她喜歡吃媽媽的料理嗎?國中生的女兒害羞不答,文香抱著女兒,疼愛的說,她其實蠻愛吃的。

 

我想起美芳寫在卡片上的願望,因為她怕字醜,而是由別人代寫,她寫著:「成立舞蹈班,展現自己國家的文化,南洋風味的推動,也期待自己的孩子可以學母語。」

 

美芳的願望,已經踏出一大步了。今夜,母親的味道在小小三合院盪漾開來,期待,「漾廚房」不只讓南洋媽媽更快樂、更有自信,也讓甲仙擁有豐富的新滋味。

 

註:因為南洋媽媽白天工作的關係,漾廚房只能預約晚餐,聯絡窗口:甲仙愛鄉協會,電話(07)6752818


高鐵刊物因為字數關係,我得刪除一些文字,刊物也沒附圖(我也覺得很奇怪,放了很虛幻的圖庫照片),也不能附漾廚房資訊。


九月我們會推出四團甲仙拔河小旅行,帶路人洪震宇、游智維(我們會輪流),每團20人。

透過旅行,親身感受「拔一條河」的美味、人情與土地的故事,同時還有電影看不到的故事。

第一團:8/31~9/1@甲仙國小的電影首映團
第二團:9/6~9/7
第三團:9/13~14
第四團:9/27~28

九月的甲仙小旅行只是起點,我們透過四團的經驗,再與地方朋友討論如何調整改善,做為再提升的經驗。

旅費還在估算,還沒開放報名,但歡迎大家來信表達意願,留下資料,開放報名後,我們會回信給大家

歡迎甲仙遊子、高雄遊子,我們一起回家吧!

報名預約信箱:tw@L-instyle.com
預約主題請寫:「我要去甲仙,拔一條河!」

 
相簿設定
標籤設定
相簿狀態